教务处

遭遇差评,就像被人指着鼻子说:“你的孩子真丑啊!”让人难以接受。教学改进能否止于差评?面对学生吐槽,教师应如何积极回应?

 

奥巴马政府发布政令要求“推动优秀教师在全国各地区均衡分布”。但是,何以谓之优秀教师?这连奥巴马政府都无法给出定论。“优秀教师”素来是人们口中的谈资,对于优秀的标准,每个人心中自有一杆秤。《美国教育周刊》(Education Week )指出,奥巴马政府将“优秀”的评价标准集中于“投入”上,例如教师的工作时限、获取的资格认证等方面,而不是考虑教学“产出”,或者说教师对学生成就的取得产生了哪些影响。

与奥巴马政府相对的是将学生学习成果与教师评价捆绑的美国密苏里州。如果获得足够的支持,该州将可能成为美国首个从州宪法角度确立以成果评价教学的州。然而,无论是奥巴马政府,抑或是密苏里州,都忽略了过程监测对于教评的重要意义。

实际上,对于投入或者产出的评价,都是对教师或教学条件的客观评价,与之相比,针对教学过程的学生评价更注重教学体验和人的作用,正因为此,其结果存在不可预期性,公布不同学生群体参与教评的结果,对授课教师而言,是一项极大的心理挑战。身为教师,他们也无法预知献给自己的是芳香满溢的鲜花,还是无尽的“臭鸡蛋”。

 

差评的烦恼

在美国某大型州立大学执教的彼得·扬森(Peter Jansson)近期烦闷不已。自2013 年秋就职高校开始教评以来,既像考核又像开奖的教评过程让他如坐针毡。2013年这场看似天注定的评估结果最终以各方面被评优告终,这样的结果甚至让他有些沾沾自喜,所以,当2014 年的评教结果公布时,信心满满的他瞬间跌落谷底。实际上,自从教授微积分II 开始,他便秉承了微积分I 的教学方式,但学生对此貌似并不买账。“胡子太长”“答案晦涩难懂”“回差评的烦恼答问题时含糊不清”“衣着邋遢”“根本没有回答问题”“口齿不清”,这样出乎意料的评论让彼得难堪至极。他不解的是,同一所大学,同样的教学模式和课堂策略,布置的作业量也相对稳定,但得到的评价迥异,为何?这是否意味着他与优秀教师渐行渐远?

不解之余,他将自己的疑虑发到了网上,得到了许多同为教师的网友反馈。其中一名网友回复如下:

试想一下,两名扑克玩家分别进行了两场比赛,在各自的第一回合中,A 玩家赢了$1200B 玩家输了$800。在各自的第二回合中,A 玩家又赢了$1200,但是B 玩家输了$1100。这是否就能说明A 的技术优于B 呢?

许多人凭直觉认为A 优于B,但确实如此吗?即使是在比赛中A B 直接对阵,即使A 连续2 次胜于B,也不能断然说出A 优于B。客观存在的各方面限制,包括运气在内的其他因素,都将对比赛结果产生影响。正如内特·希尔(Nate Silver)在《信号与噪音》(The Signal and the Noise )所写:我每年能见证每个玩家全身心投入比赛并取得胜利,但仍然不知道他们谁是好的扑克玩家。

教评同理。以相同教学方法授课的彼得应该了解,面对不同的学生群体和学生主观且不同的评价标准,教学评价的结果存在差异在情理之中,来自学生的针对教学过程的评价并非是判定教师好坏的决定性因素,而是教学改进的参考标准。并且,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帕梅拉·斯托克(Pamela Gravestock)认为,学生对教学评价的意义可大可小,可轻可重。她指出,学生确实能提供教学反馈,但并非所有信息都积极有效。例如,教学评价中让学生对教师某个专业领域掌握的知识进行评价,但是对于新入校的本科一年级新生而言,他们并不了解这个老师是否知识渊博,更适合用于同行评价中的这道问题意义显然不太大。但是,学生对自己的课程学习体验拥有绝对发言权。

越来越多的地区,包括中国高校都在通过不同形式推动教学评价改革。这也强迫教育管理者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课堂中,我们如何帮助教师充分发挥潜力?如何确保教师热爱自己的职业并能从一而终?如何确定所谓的无效教学行为?……如果没有完善的教师评价系统,我们无法确定上述问题,改进更是无从说起。

总而言之,尽管教评结果并非最终的决策依据,许多结果也无足轻重,但教评的意义不可否定。那么,面对并不理想的教评结果,当有效信息湮没于差评和恶意贬损之中,如彼得之类的教师该如何应对?

 

遭遇差评,如何破?

无论是来自学生抑或是上级,差评都是令人沮丧的。此时此刻,教师可能会陷入两难的境地:是停滞不前,让后续差评影响你对身为教育者的自我看法,或是直面差评,从过去的工作经历中学习并进步。面对差评,教师首先需要保持客观,时刻提醒自己评价对事不对人,将个人身份与所从事的工作分离。然后,想想自己所授课程的特殊标准、目标及对教师的需求,回顾工作目标是否完成。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攻读教育及信息研究博士学位的娜塔莎·查泰纳(Natascha Chtena)认为,一段不好的评论,就像被人告知自己的孩子很丑陋一般,让人难以接受。调查显示,许多教师在不足四分之一处就停止阅读了。但无论评论积极与否,也无论评论是批评抑或是赞扬,是来自某个学生的恶意差评还是全体学生的整体评价,被评价的人都需要积极地面对它。大多数大学(可能并非全部)都有处理不恰当、辱骂或恐吓性的评论的政策和规定。管理评估的教职工也会在评估反馈给教学人员之前,剔除那些粗俗、诽谤、带有种族主义、骚扰、恐怖等成分的评论。对于那些有效却严厉的、令人心碎的学生评价,娜塔莎给所有教师提出了如下的建议:

首先,别忽视差评。去找寻学生评论和批评的具体点:说话是不是太快?讲解是不是充分?是否拒绝学生参与讨论?是否照本宣科?是否无视学生的想法?这些都是通过学生评价可以关注的问题。

当一切准备就绪,找个信任的人一起“研究”这些评论。这个人可以是有大量教学实战经历的朋友,也可以是所在院校教学改进办公室符合资格的工作人员。他们能帮助你剔除不必要的差评内容,对那些看似是人身攻击的评论做解读,并且能够对如何充分利用好这些反馈提出建议。

做足功课。在接到这些评估之后,多读读教学导读手册及其他相关资料。来自这些资料的专业的、实用性的建议很有必要。

结果太差?找主管聊聊。可能在过去的一个季度,他们(可能)也在观察每位教师的表现,他们可能也将看到这些评论,因此,他们可能提供有效的反馈。如果对主管感到恐惧,那么找其他值得信任的资历较深的同事聊聊。

善于利用期中课评。切记,每个课堂都是独一无二的,有的东西上学期效果极佳但这次却不尽如人意。多与学生讨论,这将对之后的教师评价大有裨益。

 

采取行动,与差评SAY NO!

直面差评的结果是:问题太多,不知所措。并且,同时面临许多问题将增加教师的紧张感,甚至痛恨教师评价这一行为。所以,利哈伊大学(Lehigh University)的教师发展中心提醒教师,选择其中两个最重要的要素来关注,并在下一个学期针对这些缺陷设定目标,把最终目标细化,将其制定为每天、每周需要完成的内容,以提高自身的积极性。

人们通常认为,老师评分越高,越容易获得好评。对此,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斯托克教授认为,评分的宽松度确实对学生评教产生了影响,但并不是说教师越严苛,其获得的评分越低。研究显示,如果老师提前让学生了解自己严苛的评分标准,即使最后获得的得分并不尽如人意,他们在评分中的反映同样积极。如果在授课开始前教师就交代清楚自己对本课程的期许,学生也清楚了解教师对学生的期待,他们在评论中就不会恶语相向,差评自然也就少了。

另外,避免差评还需做到“实时监控”。在香港大学,教师不用等到年终评估,便可以通过一个定期保持更新的详细记录了解自己的表现,这些内容就包括来自学生的评论,同时也包括教师课上情况的视频和音频。有需求的教师,可以邀请同事到课堂旁听,待课下无人时向旁听者获取建议。定期从同事处获得评价或者自行评价的好处是,教师对于官方课评的紧张感将大大降低。教学评价中差评在所难免,就像淘宝交易进行中,买家对卖家产品和服务的评价一般,很难做到有口皆碑。当学生写下差评甚至抱怨“交易可以退货,但课程却不能退课”时,授课教师或可从学生的负面情绪中抽离,拨开迷雾看看学生言之所指。毕竟,溢美之词易让人得意洋洋却无改进之方,中肯评价却能够指明改进的方向。

 

链接

The New Teacher Project 指出目前教学评价中存在如下问题,这同样也是中国高校教评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调查不频繁:许多教师,尤其是许多老练的教师,并非每年都参与评估。这些教师并非每年都能收到对他们表现改进有意义的反馈。

问题不集中、深入:教师最重要的职责是帮助学生学习,然而,学生的学业进步情况很少直接成为评估的考虑因素。相反,对教师的评价仅仅是基于可能对学生学习并不存在影响的肤浅行为和实践上,例如黑板上的板书。问卷设计差别:在许多学校,教师只能获得两种可能的评价,即“满意”“不满意,这种通过或者未通过的系统使优良中差的评定变得困难。更糟的是,被评价的教师中,99% 获得的是“满意”,即使是那些不止“满意”“不满意”两种选项的,老师也获得了最高的评分。

评估无效用:在许多被调查的地区,教师们纷纷表示,评估并没有对他们的课堂表现给予有用的反馈。不受重视:评估的结果很少作为教师发展、补偿、任期或晋升等重要事项的决策依据。事实上,大多数学校只有在解雇某人时才会考虑教师的授课表现。

 

主要参考文献:

[1]Chtena, Natascha. "How to Deal With Negative TeachingEvaluations." Inside Higher Education. N.p., 9 Feb. 2014. Web.

[2]Morgan, Kori. “Bouncing Back After a Bad TeachingEvaluation.” eHow. Web.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街东吴大道特1号 邮编:430040 电话:027-83228160(学院办公室) 83214207(招生办公室)
版权所有 武汉警官职业学院 鄂ICP备13005057号-1